立法會工作 立法會工作 - 用心專業 為理發聲

立法會工作

紀律部隊成員壓力瀕臨爆煲

紀律部隊關懷小組公佈問卷調查結果

    在本年2月底至4月初,紀律部隊關懷小組成員向認識的紀律部隊成員發出網上問卷,成功收回319份。問卷調查的目的,是為了解在現時社會愈來愈激烈的衝突事件中,是否對紀律部隊人員或家人造成影響。是次問卷調查,當中回覆為紀律部隊成員者176人、家人41人、親友12人、前紀律部隊成員63人、沒有註明者27人。而回覆者當中,來自警務處有237人(74%)、消防處有30人(9%)、入境事務處有21人(6%)、香港海關有14人(4%)、懲教署有11人(3%)、民眾安全服務隊有4人(1%),醫療輔助隊有2人(不足1%)。是次調查雖不可以代表所有紀律部隊成員的看法,但調查結果亦揭示了一些需要正視的問題,值得社會關注。

調查結果

Ø   40%的回覆者表示,在佔中/旺角暴亂之後,回覆者與家人、朋友的關係出現因回覆者或家人的工作性質而撕裂,而60%的回覆者表示不會;

Ø   佔中/旺角暴亂之後,有14%的回覆者表示出現失眠、23%表示出現精神緊張、22%表示出現焦慮、10%表示出現抑鬱、29%表示出現情緒低落;

Ø   75%的回覆者表示佔中/旺角暴亂之後,沒有因工作性質而遭到網上,或真實欺凌22%的回覆者表示遭到網上欺凌2%的回覆者表示遭到真實欺凌

Ø   10%的回覆者表示現時政府及社會對紀律部隊成員及其家人的支援足夠89%的回覆者表示不足夠;

Ø   35%的回覆者表示需要情緒輔導,18%的回覆者表示需要家庭支援,35%的回覆者表示法律支援,10%的回覆者表示不需要支援。

 

 

結果揭示佔中/旺角暴亂為紀律部隊及其家人的心理、人際關係帶來負面影響

    調查結果顯示,在佔中/旺角暴亂之後,有部份紀律部隊及其家人的生活已因他們或家人身為紀律部隊成員的身份而受到影響。接近有3成的回覆者表示有出現情緒低落、精神緊張、焦慮等負面情緒,有10%的回覆者甚至自覺有抑鬱,可見亦對心理健康帶來負面影響。約有3成的回覆者表示希望得到情緒輔導及法律支援。

    此外,被欺凌情況亦令人憂慮,有22%的回覆者表示曾遭到網上欺凌,主要是在社交平台上遭到辱罵,如在facebook被不知名人士辱罵、被人醜化相片、被公開私人相片、被朋友unfriend/block、被人起底、恐嚇家人安全、被罵黑警等。更令人憂慮的是,在調查中有回覆者提及到在日常生活中亦曾遭到欺凌,如:

Ø   有回覆者表示在當值及巡邏時,經常遇上激進份子當眾指罵,羞辱,怨咒及公開挑戰。執法時刻意反抗,聚眾滋事及抗拒依從勸喻,甚或公然違法;

Ø   有回覆者指出佔中開始後,有朋友的丈夫在見面時不停說警方不是;

Ø   有回覆者提到在朋友聚會中被針對,被當作笑話般玩弄及侮辱;

Ø   有回覆者反映家中的小朋友被同學取笑,排擠;

Ø   有回覆者指她的女兒上學時,被學校老師在全班面前指出其爸爸是警察。另在測驗期間,全班可以去洗手間,只有回覆者的女兒不准去;

Ø   有回覆者在求診時被醫生針對。

 

 

政府對紀律部隊支援不足

需要加強情緒輔導及法律支援

    9成的回覆者表示現時政府及社會對紀律部隊成員及其家人的支援足夠,主要訴求如下:

Ø   沒有渠道反映工作面對的困難;

Ø   工時過長;

Ø   福利不斷削減,如退休後的房屋安排、薪酬;

Ø   裝備不足;

Ø   要求設立辱警罪;

Ø   政府沒有為紀律部隊人員發聲;

Ø   警隊管理層沒有勇氣指示果斷執法;

Ø   政府對警務人員及家人的滋擾行為沒有跟進及保障;

Ø   政府對前線人員的心理輔導不足;

Ø   社會對紀律部隊人員有不公正的評價;

 

 

問卷調查後的跟進工作

    本會義務的輔導員已經向58名表示需情緒支援的人士作出跟進,輔導員與現職或前紀律部隊成員及家人交談中,感受到年初二的暴動,引致近百名警察受傷事件,令他們產生具大的壓力。前線人員感覺自身安全受到威脅、心感屈辱。家人也同樣承擔壓力,有孩子在校內受到排斥。並發現有部分人員對政府及高層失去信心。另外有部分人員期望政府要嚴正執法,不可退縮。同時也要確保基層人員的福利;提供足夠的宿舍和退休後的居住得到保障。

 

 

要求政府對紀律部隊加強各方面的支援

呼籲市民與紀律部隊互相尊重

    對於調查結果,紀律部隊關懷小組的發起人、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表示:「從調查結果來看,反映了部分紀律部隊成員及其家人,特別是警員,在愈來愈兩極的社會氛圍中,所受到的壓力愈來愈大。不少回覆者都反映希望市民可與執法人員互相尊重。此外,政府應增聘人手以處理愈來愈多的衝突事件,長時間的工作不但會令前線人員難以負荷,而且會影響到他們的心理狀況及與家人的關係。同時,政府亦應該增加前線人員的裝備,保障前線人員的人身安全。」

    另一發起人警察部隊家人的何瑞眉表示:「年初一、二的暴動事件,已成過去。我們在這段時間留意到坊間有很多不同的事在發生,例如:警方執行職務,少至抄牌、大至捉人,經常都會遇到反抗,或比人辱罵。即使是救人的消防員,亦沒有人向他們道謝,甚至被質問為何消防員要多事救人。其實這是否社會的文化正在改變?人人都認為紀律部隊都是可以辱罵及侮辱?而且是理所當然的?在此,我衷心希望,香港市民都可以對服務我們及社會的紀律部隊有公道的評價,及還給他們應有的尊嚴。」

 

紀律部隊成員壓力瀕臨爆煲

紀律部隊關懷小組公佈問卷調查結果

 

附件一

調查問卷的問題

是次調查向回覆者提問以下問題:

1.          佔中/旺角暴亂之後,你與家人、朋友的關係是否出現因你或家人的工作性質而撕裂?

2.          佔中/旺角暴亂之後,你是否因你或家人的工作性質而出現以下問題?(失眠、精神緊張、焦慮、抑鬱、情緒低落)

3.          佔中/旺角暴亂之後,你是否因你或家人的工作性質而遭到網上,或真實欺凌?

4.          你認為現時政府及社會對紀律部隊成員及其家人的支援是否足夠?

5.          你最希望香港紀律部隊家庭關懷小組」可為你或你的家人、親友提供那一種的支援?(情緒輔導、家庭支援、法律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