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義執言:完善跨境安老政策

筆者所屬政黨舉行「跨境安老服務發展和挑戰」圓桌會議,邀請相關專家發表意見,各嘉賓都認同,醫療問題是長者選擇會否在內地養老的關鍵。

隨着大灣區發展、高鐵香港段及港珠澳大橋陸續開通,香港與內地距離進一步拉近,相信將會有不少長者選擇到內地過退休生活,預期跨境安老服務勢將有更大發展和需求,因而政府應提供政策配合跨境安老。筆者所屬政黨的一項調查顯示,有兩成受訪長者定居或有意定居內地,當中只有部分人受惠於「廣東計劃」和「福建計劃」,政府有必要研究如何幫助這些長者返鄉安老。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行政總裁邱浩波指出,參與廣東及福建計劃的香港長者,七十五歲以上佔大多數,而近年相關計劃新申請個案均呈下降趨勢,主要原因是內地醫療負擔重、人民幣升值、內地通脹、物價和傭工薪金上升,令長者難以負擔。

港大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稱,港大深圳醫院堅持港式管理贏得長者信心,但長者也只限使用香港醫療券看門診,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指出,內地和香港的醫療制度有很大差異,難以將香港的醫療保障移植到內地。如何將香港的養老福利北遷,需要各界多討論,也需要私營機構先於內地試行,由政府提供幫助。

香港作為關愛社會,政府應關注返鄉養老長者,不應因為他們離港就不再理會。香港作為一國兩制的特殊城市,在可行情況下應推行一些福利遷移,支持返鄉養老長者。

東方日報

2018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