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頻道     
                                                                                                                                                       EQ頻道 - 用心專業 為理發聲

EQ頻道

 

主席,

香港一直被譽為東方之珠,國際金融中心、航運中心,亦是世界知名的物流港

口,在這方面我們一向引以為傲的。

但近年,香港在國際上又有些新的稱號,就是野生動物走私中心與黑市象牙貿

易中心,在很多國際會議中,一提及到瀕危野生動物走私問題,例如象牙、魚

翅、犀牛角、石首魚花膠等,都一定會提及到香港是主要市場和轉運站。香港

更被聯合國《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列為九個需要優先關注的國家

或地區之一。這嚴重影響香港的國際聲譽和形象。

今天非法走私野生動物已經是繼毒品、軍火買賣、人口販賣之後,全球最嚴重

的有組織罪行,當中每年涉及的金額估計高達150-200億美元。由於走私活動利

潤豐厚,據報吸引了不少跨國犯罪集團及恐怖組織參與其中,為世界安全帶來

威脅。

近年,非法獵殺非洲大象的情況極為嚴重,為了象牙,在2010至2012年間,已

經有超過10萬頭大象被殺;2002至2013年間,有65%的非洲大象被捕殺。國際

社會已經意識到只有停止買賣才能停止獵殺大象。最近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

總統奧巴馬都表明中國和美國將進一步開展打擊野生動植物非法貿易,當中包

括落實禁示象牙買賣。在幾天前,教宗方濟各訪問非洲時都明確表明支持禁止

象牙買賣。而香港作為世界公民,對世界安全、野生動物保育、打擊國際走私

罪行都是責無旁貸。

主席,為何香港會成為走私野生動物中心與最大的象牙黑市市場呢?

一,因為香港是國際航運樞紐,檢測大量進出口貨櫃、物流與人流有一定的困

難。在2000年至2013年間,香港海關已檢獲超過33噸走私象牙,高踞全球第五

,但相信仍然只是反映真實問題的冰山一角。

二,有不法商人利用現時香港的法律與規管漏洞「洗黑象牙」。香港89年設立許

可證制度,規限商人只可出售於89年以前獲得的象牙。當年4百多名登記的象牙

商只需要向政府提供手上存貨的重量,而無需逐件象牙製品登記。經過二十幾

年,今日象牙商手上仍有111噸已登記的存貨。有非法商人利用這個制度將新近

獲取的非法象牙,假裝成合法象牙出售。香港的象牙貿易不單刺激香港及中國

內地的象牙消費,亦讓非法象牙流入市場,導致非洲的捕獵問題持續不斷。由

於合法與非法象牙難以單憑肉眼分辨,部分象牙貿易商從中掩飾操控,形成無

法堵塞的漏洞。

我今日的議案,就加強打擊走私野生動物向政府提出五點要求:

第1, 要加強監控野生動物走私活動,增撥資源比警方、海關、漁護署等相關

部門,加強偵緝隊伍的規模及執法能力,而且要特別加強與國際刑警之

間的情報交換,以遏止犯罪組織利用香港作為非法貿易中心。另外,政

府應增撥資源,使用新技術,以協助進行檢查和執法;

第2, 將為商業目的而觸犯《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的罪行納入《有組織

及嚴重罪行條例》,並提高罰則,以反映有關罪行的嚴重性及更有效地

打擊此等罪行。現時的刑罰實在過低,令阻嚇力不足。根據世界自然基

金會指出,在2011年至2013年按《條例》判罰的款項只介乎港幣20,000至

60,000元,另有約10宗個案被判監禁2個月至8個月。相對走私非法動物

的利潤,判罰根本是微不足道。更重要的是,如果將《保護瀕危動植物

物種條例》的罪行納入《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執法者就有更大權

力,當中包括特別調查、凍結財產,以及增強判刑權力等,從而加強阻

嚇力。

第3, 政府必須嚴格執行《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完善該條例及加強執

法工作。

第4, 研究進一步限制在本港進行象牙及其他瀕危野生動物及其產品的貿易,

最終達致全面禁止本地買賣象牙及其他瀕危野生動物及其產品。執行法

例時,政府可以考慮訂立寬限期,讓商戶可以有過渡期,當寬限期結束

後,除博物館、文物收藏等用途外,禁止其他嘅商業性買賣;

第5, 加強宣傳和教育工作十分重要,政府應該牽頭提高消費者(包括香港市民

及中國內地和海外的訪港旅客)對保護大象及其他瀕危物種的意識,並鼓

勵他們向象牙製品及其他瀕危物種的產品「說不」。

我明白我今天的議案並非無爭議性,亦對某些人有影響。

有人說不應該禁止象牙買賣,因為象牙雕刻是中國的傳統工藝,但是我相信我

們優秀的工藝師不一定要雕刻象牙,雕刻任何物料都會一樣出色。況且全球禁

止象牙出入口已經接近30年,象牙貿易早已經不是可以持續發展的行業。無論

如何,都沒有一個原因應該導致一種生物滅絕。

亦有人以為不需殺象就可以取牙,但其實象牙最值錢的、最粗的一段就是嘴上

到眼骨之間,所以取牙必須殺象,而過程極度殘忍。今日非法獵人用輕機槍射

殺大象,為盡快逃走,往往在大象未完全死去時,就將牠們的面斬下,沒有面而

血淋淋的大象可能要一段時間才死去。而大象與人類一樣有濃厚的家庭意識,

我曾經在非洲的大象孤兒院看到一頭幾個月大的小象嬰兒,牠在媽媽被殺後,

在媽媽身旁三天都不肯離開,非常哀傷。

那麼香港市民支不支持禁售象牙呢?去年「野生救援」聯同「非洲野生動物基金

會」及「拯救大象」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了一項對大象保育意識及

香港象牙貿易的意見調查。調查結果發現百分之七十六的受訪者贊成香港禁售

象牙。另外,約百分之九十的人從未購買象牙,亦不認識任何過去三年曾購買

象牙的人。

所以,希望各位議員同事可以支持我今天的議案,議案通過之後,政府就沒有

理由不再採取行動。

主席,今日非洲只剩下約四十七萬頭大象,現時每年有最少三至四萬隻大象被

殺。如果今天我們不再立即行動保護大象,在十多年內非洲大象就會在野外消

失,我們的下一代只能夠在紀錄片和圖書裡看到大象,我們屆時只可以對他們

說:

「曾經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好獨特的生物,有好大的耳朵、好長的鼻、好粗的腳

,曾經在非洲大地上最大的哺乳類動物。但我們人類為了取牠們的象牙來做裝

飾品,並且炫富,就濫殺牠們,令大象在世界上絕種。」

其實,歷史上,已經有很多生物,因為人類的欲望而滅絕,例如阿拉伯駝鳥,

因為有人要用牠們纖細的羽毛來裝飾女士的帽而絕種。

時至今日,我們怎向我們的下一代解釋,還會有生物因為人類的慾望而滅絕呢?

愛因斯坦曾經說:「Those who have the privilege to know have the duty to act」,知

道的人就有責任行動。

我相信很多香港市民之前都不了解野生動物走私與非洲大象的問題,亦不明白

與香港有什麼關係,我期望這個議案辯論可以引起大家的關注,一齊用行動拯

救瀕危生物。

主席,我謹此動議。